现在遗嘱在宫里传了下来,连嫁妆都带来了,可见这件事一直没有改变,都怪该死的文母阿姨,把一切都瞒着他和大老婆。他是在北京广泛传播之后才知道这个信息的,最后还是晚了。想了半天,文景阁站起来,从书房的暗格里拿出两包药粉,放在桌子上:“老板老婆,你把这两样东西收起来。”

温夫人对于不明所以因此:“父亲,这是……。”

“唉,我从来没想过要在皇室排里排队,尤其是以这种方式结婚,否则,当刘贵妃摸索要兰儿当边妃的......

《穿书:我与虐文格格不入》第164章 不高兴 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

内容更新后,请重新刷新页面,即可获取最新更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