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臣不该,臣不该脱离,臣愧对皇上的信托。”

周安愤怒,同时又大感忏悔,他其时要连续守在那边,就算会失事,也不至于会有如许的大祸。

沈倾楣见周安将义务往她身上推,失口就想要否定,替自己喊冤,这种失常短长短长诡辩的事,她以往没少做,但这会舌头就彷佛打结了似的,说不出一个字来,只能任由周安往她身上泼脏水。

“赵凭望呢?你其时在做甚么?”

赵凭望也不是个擅长诡辩的,真相是自己的表妹,他见沈倾楣那模......

《穿书:我与虐文格格不入》第282章 踌躇 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

内容更新后,请重新刷新页面,即可获取最新更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