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傅铭暗恨,眼光落在沈月卿身上,见她小脸和耳朵竟是微红的,微垂着眼睑

夜傅铭这些年固然清心少欲,但并非彻底不近女色,因此很快分辨出,那是一种羞怯的感情。

刚刚间隔的远,再加上沈月卿是逆光站着的,他没发觉,这会才发掘。

他和沈月卿接触的次数也不算少了,尤为是到泗水后,但他从未见过如许的沈月卿,一副小女儿的娇羞架势,就彷佛是枝头含苞的花朵,他也没想过,沈月卿会有如许的一壁。

她是刁悍的,刁......

《穿书:我与虐文格格不入》第335章 缺席 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

内容更新后,请重新刷新页面,即可获取最新更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