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和太子,才是在统一条船上的人,船翻了,对王家没好处,对你更没好处,但是即是银子的事,您何须动这么大的肝火?”

夜向禹马上赞许道:“是啊,气大伤身,也没说必然让你去找王家出这银子,本宫刚刚只是和你商议,商议都不可吗?”

夜傅铭又道:“王家这一辈,你是唯一嫡出的,王老汉人很心疼的即是你,但是太子也是她的外孙,要叫她一声外祖母的,她也就这么一个外孙,手心手背都是肉,你做这些,不是让她寒心吗?王老......

《穿书:我与虐文格格不入》第366章 尊敬 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

内容更新后,请重新刷新页面,即可获取最新更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