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雪白的冷翠宫,柳立新终于见到了她担心的人。

李振贤一身丧亲服,白色的衣服像雪一样,衬里着他苍白如雪的表情,多少美丽如迷人的神情,在这片白色中也显得昏暗起来,脸色瘦弱,眼睛半挂,直跪在大厅中间,如果不是中间或进入丧亲盆成一叠纸币,几乎人们会质疑,这只是一个白色的玉雕石

柳立新看着这样的甄仙,肉疼得像刀

多少贞洁,无论什么绝望的情况,无论多么悲伤的表情,但它就像一对厚厚的墨涂画,每个人都喘不过气来......

《穿书:我与虐文格格不入》第90章 赐婚 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

内容更新后,请重新刷新页面,即可获取最新更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