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上,西戎王庭也曾有过无数次叛乱,牧羊部落虽然是被流放到这里,但这个部落的战斗力却半点都不小。

晋朝立国的时候,主攻的方向是东南方向,对西北这边不算强势。

因为这个原因,牧羊部落这近百年,过的挺舒坦的,和王庭的关系也算不错,历次入侵都甘愿做马前卒。

吴烦手中的地图,上面划定的目标方位,就在这个牧羊部落的核心处,牧羊湖的旁边。

猎人庄虽然是军事化的管理,庄丁也全都是脱产的全日制训练,比之牧羊部落的牧民要更加的精锐,可人数依旧是个很大的问题。

去往境外侦查的人数就更少了,他们这次能够侦查到肖尚国,其实还多亏了这个“代王巡狩”属于西戎人的日常活动,每年都会搞上一次。

没办法,草原人追逐水草而居,原本今年茂密的草场,因为放牧的关系,明年也许就不能用了。

于是,整个部族明年就会换一个地方居住,如果不年年巡狩一下,就连王庭都不知道下面的部落跑哪去了。

到时候传个王令,举办个活动,召集兵马,通通找不到人就笑话了。

西戎王庭的历史上,也是因为出多了这种事,所以才会固定的设下这个“代王巡狩”的活动。

只不过,每年的出巡日期和人员都不固定,王,王子,王庭的重要大臣,诸如丞相,枢密使等。

所以,猎人庄虽然侦查到了肖尚国,根据他的行进路线,判断出他的下一个巡狩部落。

但他们无法把肖尚国的实时位置传到诸位猎人的手里,因此,在给所有猎人的地图上,只能以肖尚国必然会出现的位置为标记点。

肖尚国要巡狩牧羊部落,肯定是要绕着部落跑一圈的,这是为了观察整个部落有多少人口,这些人口里,又有多少成年了,多少是男人,多少是女人。

但他议事,聚餐等社交活动,肯定是要在部落中心处的,即使是牧羊部落的族长,也得把自己的房屋给让出来,以示对王庭的臣服。

牧羊部落背靠牧羊湖这个基本不会干涸的湖泊,隔壁的邻居又是晋朝人,因此生活习惯和晋朝人也很像,不像其他部落都是住帐篷。

因此,在牧羊部落内,肖尚国的位置基本就可以锁定在牧羊湖周边的主楼内。

不过,在牧羊部落里,要想猎杀肖尚国,难度非常大。

首先要穿过大半个牧羊部落,牧羊部落的有接近五万多的牧民,即使扣除未成年的孩童和妇女以及老人,牧民也在一万人到两万人之间。

草原部落不像中原人,他们几乎是全民皆兵的,即使是孩童,超过车轮高就具有一定的战斗力。

而且他们从小骑马射箭,孩童和妇女只要上了马,战斗力未必比成年男子弱多少。

所以,要穿过大半个牧羊部落是非常难的,要想不被发现更加不容易,一旦被发现,就将面临整个部落数万人的追杀。

其次,就算侥幸没被发现,成功穿越了大半个牧羊部落,也不是高枕无忧了。

负责守卫肖尚国的,是来自王庭的金帐部落,这个部落作为王族,本来就战斗力超群。

而且金帐部落几乎全靠其他部落供养,自身是不去放牧的,全民都拥有很强的战斗力,被选为守卫的,更是金帐部落中有名的金帐勇士。

吴烦熟悉剧情,知道守卫肖尚国的,是一支千人卫队,足足一千名金帐勇士,战斗力甚至可以平推一些人数不过万的小型部落了。

猎人王大赛的规则,可不是简单的猎杀肖尚国,而是要拿到肖尚国的头颅。

因此,即使你有实力在极远的地方猎杀肖尚国,你始终还是要靠近过去,才能拿到肖尚国的首级。

到时候,就不可避免的和这支金帐卫队开战,一比一千,哪怕是吴烦,也没有那个信心可以闯过去。

这些情况,也不止吴烦清楚,其他猎人也基本知道。

毕竟,只要有脑子的人,都知道堂堂西戎王庭左丞相,整个王庭排名第三号的大人物,身边不可能不带护卫就巡狩草原。

草原上的部落,不少可是对王庭一直以来的吸血恨之入骨的。

如果他们有机会,绝对不会介意拿走肖尚国的脑袋。

所以,大家都知道,想要猎杀肖尚国会经历什么样的困难。

可吴烦还知道,这次肖尚国出巡,并不是简单的日常活动,他还背负着秘密的使命。

因此,这次肖尚国的身边,还有几个厉害的人物跟随。

这几个人,吴烦也算是熟悉,甚至他现在学到的那套大金刚伏魔,也和对方有一定的关联。

他们就是来自护法金刚寺的几名首座,修有一身极品的炼体功夫,金刚伏魔功。

吴烦也不知道,大金刚伏魔和金刚伏魔功之间有什么联系,也许是西戎人参考的大金刚伏魔,也许是从西戎那边传过来的金刚伏魔功。

但无论是哪种情况,大金刚伏魔比之金刚伏魔功稍逊一筹已经是铁一般的事实了,毕竟人家的传承从来没有断绝过,还在数百年间日益强化和改进。

当初,林晓芸也是亲口承认过了,大金刚伏魔不如人家的金刚伏魔功。

这一次,来的还是护法金刚寺的首座,起码有4,50年的功力了。

有他们在肖尚国的身边,想要通过远程猎杀肖尚国,那是基本不可能的。

这几个家伙的硬功,吴烦估计起码得在7,80点左右,除非是用上猎人庄的神器神臂弓,否则根本不可能在他们面前射杀任何人。

可惜,齐颖给吴烦准备的弓箭,虽然很厉害,但距离神臂弓还有一定的差距。

这把弓箭,正是当初吴烦和老庄主齐照比试时用的那把,就连箭矢也是当初用过的轻箭和重箭。

不过,有这几个家伙在是有利也有弊。

也正是因为有这几个家伙在,肖尚国才敢偷偷的搞一些事情,这就给了吴烦机会。

在吴烦知道的那个剧情里,肖尚国会在来到牧羊部落的第二天晚上,带着护法金刚寺的人,偷偷离开牧羊部落与人密会。

恰巧,这场密会,吴烦就曾经亲身参与过,所以,时间和地点,他都一清二楚。